高某1、高某2继承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武汉遗产律师

房产继承 武汉遗产继承律师 54℃

高某1、高某2继承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

再审申请人高某1因与被申请人高某2、高某3、高某5、高某4、高某6继承纠纷一案,不服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高某1申请再审称,一、其向原审法院提交了两份录像遗嘱,录像遗嘱比之录音遗嘱更能反映被继承人武汉遗产继承律师 订立遗嘱时的环境、身体状况及精神状态。从第二段录像来看,被继承人精神正常,思路清晰,表达清楚明确,不存在被任何人诱导。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且加上第一段录像佐证,可见被继承人将遗产交由高某1继承是其真实意思表示;二、被继承人武汉遗产继承律师 已出资****万元让高某1承租天津市属认定事实不清;三、高某1多年来对被继承人尽到主要赡养义务,依法应多分遗产,原审法院平均分割的做法与权利义务相一致的继承法原则相悖;四、二审中武汉遗产继承律师 出庭作证,其系被申请人高某4之女,一直与被继承人武汉遗产继承律师 共同生活,其证明被继承人自愿将其所有的涉诉拆迁款交由高某1继承,亦是被继承人武汉遗产继承律师 要求置换天津市河西区***武汉遗产继承律师 房屋给高某1养老,武汉遗产继承律师 与各方当事人系近亲属,与被申请人的亲近程度超过申请人,其证言不被原审法院采信令申请人难以接受。综上,高某1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请求再审本案。
本院经审查认为,判断被继承人武汉遗产继承律师 录像遗嘱是否合法有效,能否作为分割遗产的依据,需要审查该遗嘱是否是武汉遗产继承律师 的真实意愿以及是否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的规定。第一段录像中,武汉遗产继承律师 单独录像,未有两个以上见证人进行见证,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要件,应为无效。第二段录像中,虽有三位见证人见证,但被继承人武汉遗产继承律师 的表述很明显多在被提示和引导的情况下进行,故无法确认是被继承人真实意思表示,录像遗嘱未被原审法院作为确定遗产分割的依据并无不妥。高某1主张长期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尽了主要赡养义务,应多分遗产,但各被申请人认为系因高某1无房居住所致,且各被申请人缴纳生活费用以赡养被继承人,经常前往陪伴,原审法院依据各子女在被继承人年老时的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的情形,判令各子女均分被继承人的遗产并无不妥。关于遗产范围一节,高某1主张置换房屋系被继承人的意思表示,且申请武汉遗产继承律师 出庭作证,但武汉遗产继承律师 与各方当事人均存在亲属关系,其所做证言并无任何其他证据佐证,原审法院未予采信并不不当。高某1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高某1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郝津玲
审判员 耿小军
审判员 郭静波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十六日
法官助理付俊
书记员冯培培

 

转载请注明:武汉遗产继承律师事务所 » 高某1、高某2继承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武汉遗产律师

喜欢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