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遗产继承律师

成功案例 武汉遗产继承律师 440℃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当事人信息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武汉遗产律师某1,女,1963年6月14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海淀区。委托诉讼代理律师。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高某1,女,1984年11月6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海淀区。被申请人(一审被告):武汉遗产律师某2,女,1961年6月15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海淀区。一审被告:高某2,男,1958年4月21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海淀区。

审理经过

再审申请人武汉遗产律师某1因与被申请人高某1、武汉遗产律师某2及一审被告高某2分家析产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20)京01民终武汉遗产律师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武汉遗产律师某1申请再审称,请求撤销一、二审判决,驳回高某1的起诉,重新审理。依法判决涉案武汉遗产律师号宅院内北房3间、南房4间、过道1间由武汉遗产律师某2和我共同所有。理由为:一、二审判决事实认定、法律适用错误。按照一审认定的逻辑,武汉遗产律师某2、我、武汉遗产律师某3、武汉遗产律师某4即使存在建房出资,也应视为对武汉遗产律师某5夫妇的赠与。武汉遗产律师某2、高某2、高某1都认可上述事实,武汉遗产律师某2 2017年的赠与无法律支持,属于无效赠与。高某1非本案适格当事人,无权申请变更分割涉案房产归其所有,高某2也不是适格当事人。弃权书明确显示,是家父武汉遗产律师某5对自己名下房产做的决定,是放弃继承本人份额。至今武汉遗产律师某5还健在,继承未发生,一、二审认定继承已开始、我放弃在涉案院落继承本人的份额是合法的,属于认定错误。母亲郝某于2014年去世,未留遗嘱,按法定继承,郝某在涉案武汉遗产律师号院的遗产是有我的份额的,武汉遗产律师某5无权处分郝某的遗产继承,我依法申请取得在涉案武汉遗产律师号院母亲的遗产继承份额。武汉遗产律师某5于2019年手写的声明已变更和取消了2018年的弃权决定。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的时间顺序不合正常逻辑。本案先诉赠与纠纷后又变更为分家析产继承,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我依法申请取得本人在涉案宅院共有的所有权益。武汉遗产律师某1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的规定申请再审。高某1提交意见称,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我同意一、二审判决,请求驳回武汉遗产律师某1的再审申请。武汉遗产律师某2提交意见称,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我同意一、二审判决,请求驳回武汉遗产律师某1的再审申请。我和高某2的户口在武汉遗产律师号院,我们享有武汉遗产律师号院宅基地的使用权和地上房屋所有权。2003年,我申请并出资重新翻建武汉遗产律师号院房屋,2010年改建房屋,建房所借款项已经归还。弃权书是对楼房及宅基地分配签订的分家单,表明武汉遗产律师某1因获利楼房而放弃宅基地房屋继承权,弃权书并非遗嘱。该弃权书已经履行,武汉遗产律师某1已经取得楼房,其撤销弃权书且要求分割诉争宅院房屋,无事实及法律依据。高某2提交意见称,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我同意一、二审判决,请求驳回武汉遗产律师某1的再审申请。

本院认为

本院经审查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根据本案已查明的事实,涉案武汉遗产律师号宅院登记在武汉遗产律师某5名下,为武汉遗产律师某5和郝某夫妇老宅院。2003年武汉遗产律师某2取得该宅院的建房审批手续,2010年该宅院建成北房3间、南房4间、过道房1间。武汉遗产律师某1称其参与该宅院房屋建设出资,但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且武汉遗产律师某2不予认可。一、二审法院据此认定武汉遗产律师某1在该宅院中不存在单独利益,并无不当。根据2018年8月24日弃权书,武汉遗产律师某1已经放弃其在该宅院中应继承的份额,且该弃权书现已履行,武汉遗产律师某1已实际取得武汉遗产律师号房屋,故其要求分割诉争宅院房屋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一、二审法院不予支持,并无不当。一审中,武汉遗产律师某5、武汉遗产律师某6、武汉遗产律师某3、武汉遗产律师某4均表示放弃该宅院的财产份额,故该宅院房屋应归武汉遗产律师某2、高某2夫妇所有。现高某1依据《赠与协议》,主张武汉遗产律师某2已将北房3间、过道房1间赠与其所有,庭审中武汉遗产律师某2、高某2仅同意将北房3间归高某1,要求过道房1间由双方共同使用,故法院判决支持高某1要求取得北房3间的主张,并无不当。高某1依据《赠与协议》起诉武汉遗产律师某2、高某2,故高某2、高某1均为本案适格当事人。武汉遗产律师某1作为再审申请新证据提供的赠与协议、民事起诉书、建房申请表等材料,不能推翻一、二审判决,本院不予采信。综上,武汉遗产律师某1的再审申请缺乏充分的事实与法律依据,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裁定结果

驳回武汉遗产律师某1的再审申请。

合议庭

审判长田燕审判员王宁审判员付晓华

裁定日期

二零二一年三月三十一日

 

转载请注明:武汉遗产继承律师事务所 » 武汉遗产继承律师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