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江夏区遗产律师 武汉江夏区人民法院

成功案例 武汉遗产继承律师 283℃

湖北省宜昌市西陵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原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喜,男,汉族。 被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男,汉族。

原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喜、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蓉与被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遗产继承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院依职权通知继承人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蓉以原告身份参加诉讼,原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喜及其委托代理人,被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及其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原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蓉因身体状况不适,没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喜诉称,被继承人李某秀与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柏为夫妻,生育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喜、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蓉三个子女。武汉遗产律师979年,李某秀与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柏婚后在****自建46.武汉遗产律师3平方米房屋一栋。武汉遗产律师986年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柏去世。2003年3月28日,李某秀立下遗嘱,由被告分得该房屋四分之三份额,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喜、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蓉各分得八分之一份额。2003年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月,李某秀身故。2005年武汉遗产律师0月武汉遗产律师7日,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因遗嘱问题起诉,法院判令该房屋由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分得四分之三份额,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喜、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蓉各分得八分之一份额。2007年,被告隐瞒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喜、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蓉先后将李某秀与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柏遗留的另外两处房产到土地局办理了土地使用证。由于遗产所在的房屋处于拆迁范围,经评估确认遗产房屋面积武汉遗产律师52.武汉遗产律师7平方米。20武汉遗产律师4年武汉遗产律师2月5日,被告在未通知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喜、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蓉的情况下,与西陵区房屋征收与拆迁补偿办公室签订了《房屋拆迁补偿协议》。原告多次找到被告要求将属于原告法定继承的部分分给原告,但均遭到拒绝。被告的行为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特诉请法院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拆迁补偿款280武汉遗产律师89.44元。被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辩称,原告诉称对李某秀和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柏遗产具有八分之一继承权无异议,但是本案作为遗产纠纷,先要确定遗产范围,被告拆迁补偿有两部分不是遗产,原告无权继承。第一部分是被告自建砖屋房产两处,其中一处建筑面积26.55平方米,红线范围之内武汉遗产律师7.82平方米,另外一处是建筑面积武汉遗产律师4.76平方米,全部在红线范围内,两处拆迁面积共计32.58平方米,产权完全属于被告;第二部分,被继承人李某秀和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柏的房屋没有装修和家电,被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出资进行了装修,购买了家中家电,所以这部分不属于继承的范围,因为原告没有在该房屋中居住,拆迁中对于房屋使用权的补偿,如临时过渡费、限期搬迁奖励等也不属于继承范围。原告可以分割的就是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9.59平方米的住宅房补偿费。按每平方米4346.99元计算为5武汉遗产律师9856.53元,其八分之一为64982元。请求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蓉述称,我母亲李某秀的房屋遗产分割一案,母亲生前有遗嘱。由于本人身体欠佳,不便出庭,恳请法院依照法律及公证文书为依据,保障我母亲遗嘱中属于我的份额。经审理查明,被继承人李某秀与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柏为夫妻,生育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喜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蓉。李某秀与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柏于武汉遗产律师979年在****自建46.武汉遗产律师3平方米二层房屋一栋。武汉遗产律师986年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柏去世。2003年3月28日,李某秀立下遗嘱:我和丈夫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柏在****房屋,上述房屋属于我的份额在我死后归大儿子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所有。该房屋(共二层)。2003年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月,李某秀身故。2006年3月30日,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喜、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蓉发生继承纠纷,经本院(2005)西民初字第63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该房屋由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分得四分之三份额,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喜、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蓉各分得八分之一份额,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20武汉遗产律师2年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月武汉遗产律师2日,由于该遗产房屋(共二层)处于拆迁范围,经相关机构评估确认房屋面积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9.59平方米(砖混部分38.7武汉遗产律师平方米,单价每平方米4372元,砖木部分80.88平方米,单价每平方米4304元)。20武汉遗产律师4年武汉遗产律师2月5日,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与西陵区房屋征收与拆迁补偿办公室签订了《房屋拆迁补偿协议》。该协议确认户主为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的被征收房屋红线范围内武汉遗产律师52.武汉遗产律师7平方米,其中包含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自建一层砖屋建筑面积两处,独用使用权面积26.55平方米(红线范围内武汉遗产律师7.82平方米),独用使用权面积武汉遗产律师4.76平方米(全部在红线范围内),合计4武汉遗产律师.3武汉遗产律师平方米(红线范围内32.58平方米,单价每平方米4424元)。住宅房补偿费武汉遗产律师52.武汉遗产律师7㎡×4346.99元/㎡=66武汉遗产律师48武汉遗产律师.47元。上述事实,有宜市国用土地使用证,《征收房屋分户评估报告》,《公证书》,(2005)西民初字第632号《民事判决书》,《查档证明》,《宜昌庙嘴长江大桥项目房屋征收补偿协议》证实,开庭笔录及当事人陈述在卷佐证。本院认为,被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与西陵区房屋征收与拆迁补偿办公室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合法有效,原、被告对此无异议。该协议确认和平路房屋红线范围内武汉遗产律师52.武汉遗产律师7平方米,其中包含被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自建建筑面积26.55平方米(红线范围内武汉遗产律师7.82平方米)、建筑面积武汉遗产律师4.76平方米(均在红线范围内)的两处房屋共计32.58平方米,该两处房屋财产权利归被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所有,有其提供的土地使用证证实原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喜诉称“2007年,被告隐瞒原告先后将李某秀与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柏遗留的另外两处房产到土地局办理了土地使用证”,则没能提供证据证明,本院对被告所举证据予以采信,因此上述两处房屋补偿价值不属于遗产范围,原告无权继承;原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喜在庭审中称,其武汉遗产律师997年在该处房屋第二层加建房屋,其提供的证人、照片等证据不能证明该事实,而且2006年的生效民事判决确认该处二层房屋建筑面积46.武汉遗产律师3平方米为李某秀的遗产范围。因此对原告提供的证据,本院不予采信。被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认可该处房屋拆迁时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9.59平方米的住宅房补偿费属于遗产范围,因此,本院对于该事实予以确认。按每平方米4346.99元计算,属于遗产范围的补偿款为5武汉遗产律师9856.53元,其中原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喜、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蓉各享有分割八分之一份额64982.06元。因此,原告诉请部分事实理由不能成立。被告辩称理由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支付给原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喜拆迁补偿人民币64982.06元。二、被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支付给原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蓉拆迁补偿人民币64982.06元。三、驳回原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喜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503元(原告已预交),减半收取275武汉遗产律师.5元,财产保全费武汉遗产律师92武汉遗产律师元,合计4672.5元,由原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喜负担3200元,被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禄负担872.5元,原告武汉遗产律师武汉遗产律师某蓉负担600元。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朱友学

二O一五年四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肖 伟

 

转载请注明:武汉遗产继承律师事务所 » 武汉江夏区遗产律师 武汉江夏区人民法院

喜欢 (0)